幂方 Portfolio | 赞荣医药A+轮融资近2000万美元,首创抗癌新药步入临床研究

2020-08-10​
作者: 管理员
来源: 未知


近日,幂方资本已投企业赞荣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赞荣医药”)宣布已完成近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融资所得主要用于推进公司旗下核心项目在中美两地开展临床一期试验,推进其余项目完成IND申报和临床候选药的筛选,此外公司还将募集到的资金用于新项目的开发,完成公司研发管线多元化和临床国际化的布局。

本轮融资由夏尔巴投资和启明创投共同领投,幂方资本作为老股东继续跟投。此前,赞荣医药分别于2018年完成由泰福资本、幂方资本投资的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于2019年完成由启明创投、聚明创投、泰福资本、幂方资本投资的超千万美元A轮融资。两年时间内赞荣医药连续完成三轮融资,幂方资本持续加注。


明星大药厂资深药研专家组建

人均近20年+产业深耕经验

赞荣医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程子强是美国爱荷华大学药理(DMPK)博士、美国普渡大学生物硕士,在临床药物研发方面积累了近20年的药企经验,曾任国际知名药企阿斯利康和葛兰素史克的药物代谢药代动力学(DMPK)总监。


赞荣医药董事长、首席执行官(CEO) 程子强博士


程子强曾作为阿斯利康全球研发项目负责人,成功带领first-in- class项目从靶点验证进入早期临床,还作为核心科学家成功将一款肺癌脑转移的创新药推进到临床三期。作为全球Top talent 之一,他曾被公司送往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麻省理工斯隆商学院学习,全方位培养科学家身份之外的战略与管理能力。


赞荣医药首席科学官(CSO) 周鼎博士


赞荣医药首席科学官(CSO)周鼎是比利时鲁汶大学Rega Institute药物化学博士和硕士,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立大学药物设计中心完成博士后,曾任葛兰素史克中国创新中心神经nVPoC部门药物化学负责人,积累了近20年的药物设计和开发经验,主持过多个先导化合物选择和优化、候选药物筛选和临床前评价工作,有针对性地解决了不少临床候选药DMPK方面的难题,尤其是在如何设计和评价化合物进脑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周鼎博士成功设计筛选出8个“first-in-class”项目进入临床研究,其中Ivosidenib已经被美国FDA 2017年批准上市,Vorasidenib目前已经进入美国三期临床(Glioma)。

除了创始团队,赞荣医药还聚集了多位在医药产业资深的专家,公司的首席医学官是有着超过25年肿瘤项目临床开发医学经验的美籍华人,在加入公司之前,她先后任职美国辉瑞、赛诺菲的资深医学总监,也曾担任一家中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首席医学官(CMO);公司商务拓展高级副总裁是有着25年以上商务拓展经验,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曾成功完成超过50笔项目引进及转让的交易订单。

此外,赞荣医药的临床团队和临床前团队都是由原葛兰素史克、诺华、药明生物等产业内知名药企的核心员工组成,人均10年以上的医疗产业经验,保证了团队的硬实力与执行力。


领跑肿瘤脑转移高壁垒赛道
两年从零步入临床试验

两年三次获得融资,资本看中的是赞荣医药有明显差异化和国际竞争力的项目以及高执行能力的团队。

程子强博士透露,目前赞荣医药旗下有五条核心管线,其中进展最快的已经进入中美两地临床一期阶段。从2018年公司成立至今,短短两年时间里,赞荣医药就完成了创新药的自主设计到步入临床试验,在产业里稳扎稳打,同时保持“小步快跑”的融资节奏。

对于获得本轮融资,周鼎博士从公司管线布局上进行了解读:“差异化的立项和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是赞荣医药获得资本认可的主要原因。我们的五条管线立足于药代动力学(DMPK),从药物的分布,代谢、和吸收等方面入手,重点发现并解决现有临床化合物的突出问题,保证立项的差异化。另外,投资人看中的是我们项目所要解决的差异化问题正好是创始团队所擅长的领域,这就确保了项目在实施过程中能顺利实现这种差异化,比如公司现在领跑的核心项目针对的是临床上未被满足的脑转移治疗需求,这正好跟我们长期积累的穿脑化合物的设计和评价经验相匹配。”

在赞荣医药搭建的五条核心管线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针对乳腺癌脑转移搭建的创新药管线,这也是该公司进展最快的临床管线。目前,乳腺癌脑转移在临床治疗尚无标准治疗药物上市,现有治疗方法局限于全脑放疗或立体定向放射治疗,患者生存期极短。临床急需可满足乳腺癌等脑转移患者强烈生存渴望的有效治疗药物,这也成为赞荣医药开发此款创新药的源动力。赞荣医药的该项目得到中美相关领域临床顶尖专家的热捧,临床研究中心包括美国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杜克大学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该项目从自主设计化合物到获得中美临床批件仅仅两年时间,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效率和执行力?程子强博士分享了几点经验:

“我们执行项目的第一原则是‘proactive’,也就是万事提前规划,未雨绸缪。——举个例子,公司成立于2018 年3月8日,在公司成立的第二天我和周博士去拜访做动物模型的CRO。该CRO副总裁问我们公司什么时候成立的?我们说昨天。她又追问你们有化合物吗?化合物有离体数据吗?我们说没有。她带着疑惑的目光, 那你们来干啥。我们告诉她等动物模型4-5个月建好后,我们的化合物和相关数据肯定会有。在我们公司,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举不胜举。”

第二原则是在公司运营和项目推进中,95%时间做重要但不紧急的事,做到工作有条不紊,井然有序。但是真正有紧急情况发生,需要我们上战场拼刺刀的时候,才能有智慧和精力应对。比如这次我们第一个项目IND申报阶段正赶上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在电梯停运的情况下,我们肩挑背扛,把申报材料从楼梯运到楼下,好在顺丰还在运行,申报材料才得以发往祖国的首都北京,虽遭遇不可抗拒力, 仍然按时提交了IND申请。

第三个原因归功于我和周博士回国10 年,对医药行业的产业链上所涉及的CRO非常了解,果断采取了VIC(Venture +IP+ CRO)模式,提高了公司运营和项目研发的效率。在我们心里有个CRO“大众点评”,哪家餐厅(CRO)的拿手菜,甚至可以精确到哪个厨师(CRO团队)给我们做项目,这让我们得到最好的服务并且与CRO共同发展。

第四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团队成员基本都是我和周博士曾经一起工作战斗过的老同事,个个优中选优,以一当十,具有超强的举一反三的学习能力。过去两年,大家齐心协力,紧张而有序,上行下效,彼此配搭,执行力爆表。我们公司是高铁模式,不像传统绿皮火车只靠火车头(创始人)拽,每名员工就像高铁的每节车厢都有自己的动力。”

程子强博士补充道:“虽然我们是初创企业,却以国际药企来规范自己,因此申报材料也准备齐全得到中美监管部门的认可,仅仅45个工作日(通常60 个工作日)就获得NMPA批准。项目几乎在同一时间一次性获得美国FDA 临床批件。目前这个项目的临床试验已经在中美两国开始。”

周鼎博士对于公司现有管线项目的布局和推进充满信心:“除了开发乳腺癌脑转移的创新药,赞荣医药通过差异化的视角设计小分子抗肿瘤药物,解决现有临床药物的痛点问题,力争做到‘best in class(同类最佳)’或‘first-in-class’。目前,第二个项目临床候选药物已经筛选结束,IND enabling studies也已经开始;争取明年拿到临床批件,此外,公司还有三个有差异化的项目也在lead optimization阶段。” 他补充道,“虽然公司项目都是自主研发,从零开始,但经过2年的精心布局和努力,公司的产品管线和业务运营已取得重大进展,公司将积极展开和跨国药企的深度合作。”

据悉,赞荣医药目前已拥有三个国际专利PCT申请。2019 年参与全国创新创业大赛,赞荣医药从3700家生物医药企业中脱颖而出,获得初创组全国第二名。该公司还被上海市科委授予“年度投资价值奖”、 以及“张江创新活力奖”、“苏州创业领军”、“苏州创新领军”等荣誉。

关于本轮融资,幂方资本的合伙人白旸表示:“作为赞荣医药的天使投资人,幂方资本从2018年开始,全程见证了公司的快速成长。公司的产品管线从差异化的角度立项,没有追逐热门的靶点,而是另辟蹊径,从团队经验最丰富的领域着手研发创新药物,并在实践当中不断地得到验证。两年多来,赞荣医药团队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不断超出我的预期。因此,团队能够持续得到新投资人的认可,幂方资本也连续三轮持续加码投资赞荣医药,希望接下来公司研发的药物能够早日惠及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