幂方Insights|生物医药正值绝佳时机,疫情加速产业布局,投资深度不断升级

2020-10-21​
作者: 管理员
来源: 未知


2020年10月19-20日,由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管理办公室、投中信息主办,南京市江北新区财政局、南京江北新区中央商务区、江苏省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公司承办,投中疌孚、投中网协办的,以“新金融、新科技、新江北”为主题的“2020中国投资年会•投资人峰会”在南京市江北新区拉开帷幕。




在“圆桌对话:生物医药产业投资启示录”中,幂方资本合伙人白旸、华泰紫金合伙人陈淼、力鼎资本合伙人伍朝阳、磐霖资本合伙人唐爱民、盛山资产创始合伙人甘世雄、南京市江北新区生命健康产业发展管理办公室产业促进部部长杨涛、厚纪资本合伙人张聪、盛宇投资合伙人张亚辉。
白旸先生代表幂方资本,就当下生物医药的产业机会、项目布局、人才标准等话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幂方资本从16年开始投资生物医药、医疗这个领域,这两年也在业内比较活跃,目前为止投资了40家早期及成长期企业,包括创新药以及跟创新药相关的提供服务的公司,还有医疗器械、诊断检验公司,同时也包括像数字医疗、医疗服务这样的一些初创公司。目前管理的资金规模大概是10亿人民币,投资阶段主要是聚焦在早期兼顾成长期。

创新药、CRO领域是我们比重比较大的方向,像西方成熟市场生物医药发展的脉络有过比较细致化的梳理。我们目前的想法,可以分为两大块。第一块,生物医药领域还是要发挥中国传统的优势。我们是人口众多的大国,有非常好的工程师红利,现在每年毕业的博士、硕士人数是美国的十倍左右。因此,我们的人力成本要比北美便宜很多。

以近20年来的CRO行业来说,像药明康德这样的公司成长速度非常之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新兴市场的人力成本比较便宜。CRO这个行业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熟悉,如果有了解的话就可以知道,我们国家以前是仿制药为主的,参与全球研发还是通过CRO公司参与的,西方很多大的制药公司把他们的项目拿到中国来做,给我们培养团队,帮我们建立了基础设施,建好了很完善的质量体系,在这个过程当中培养了非常多的人才。

从我们做投资的角度来看,很多的初创公司的中层、执行层都是CRO公司贡献的人才。一方面我们在CRO行业里面继续深耕。全球来看,CRO行业是非常大的市场,中国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这里面的人力成本在接下来十年二十年的过程当中还是有这样的优势。

另外说到创新药这个领域。从目前的环境来看,我觉得最好的切入点还是做一个快速跟进。我们可以看到20年前的时候,很多互联网还有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商业模式,我们就是在模仿,很多创业者看到美国有个什么样的公司,中国也会有相应的创业者做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就是在模仿他们的商业模式。回到创新药领域。

现在有非常多的热门靶点,或者叫成熟的靶点。我们中国人都是非常聪明的,我们做了很多的模仿,短期来看有点盲目,但是从长远来看,先做一个跟随、模仿,实际是一个很好的积累过程。我强调的跟随、模仿不是简单的模仿,一定要有差异化。

在我们幂方投资的企业当中就有类似的案例,包括我们投了一家创新药公司叫赞荣医药,我们知道在乳腺癌适应症当中有个靶点叫HER2,它是一个主要靶点,而且是一个成熟的靶点。这个公司做的差异化是什么呢?就是做一个能够脑转移乳腺癌的适应症,小分子成药了,大分子也成药了,进脑的小分子目前还没有。

这个公司在立项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差异化的靶点,现在整个公司进展也非常顺利,幂方也是从天使轮连续投了三轮,这个项目已经在北美开展临床,进展也比较顺利。科学家向企业家转变的过程当中,我比较看中的一个方面就是他持续的学习能力。